娱乐
首页>娱乐>正文

排一出《大刀王五》有多难?

2021-12-0711:02:46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詹磊

张峰

武戏难,新编武戏更难,讲好故事、铺排场面的同时,又要不失主角个性,同时传递尚武精神,如今北京京剧院正在做着这样一出多年来难得一见的新编武戏《大刀王五》。

大刀王五,京师武林名侠,一刀倾城,与霍元甲、黄飞鸿、燕子李三等人齐名,影视中屡有展现,但京剧舞台却从未有过。

真家伙、请外援

只为让打斗场面更精彩

走进北京京剧院,楼道内便能听到冷兵器碰撞的声音,由于剧目背景发生在晚清,王五又是真实的武林豪侠,因而剧中的开打场面有别于传统戏中的虚实结合,更接近于武术和写实。据《大刀王五》的副导演年金鹏介绍,“此次剧中使用的短朴刀和双手带等兵器,都是我们俗称的‘真家伙’。以往传统戏中的兵器都是竹子做的,手柄是藤质地,而这次材质上则是金属再进行电镀,不仅视觉上更真实,听觉上也和传统舞台兵器打出来的不一样,更有那种金石相击的感觉。”

但正是因为这些“真家伙”,给导演和演员增添了非常大的难度,“兵器变了,打法和手法也就不一样了,几乎每一个动作都是重新编排的。很多演员都没有拿过这种兵器,所以剧中开打的场面基本都是我们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编排的,要跳出传统戏的套路,更接近于真实的打斗场面。”这些年,年金鹏参与的新年京剧晚会中创编过一些武戏,也使用过双手带这样的兵器,“但那只是一些配合曲牌的舞蹈,像这个戏中硬碰硬的展示,几乎没有用过。”

受伤对于武戏演员来说可谓稀松平常,但因为使用了真家伙,无疑增加了排练和演出的危险性。年金鹏说,“我们会告诉演员这样的刀该怎么用,尽可能降低受伤的几率,但武戏演员磕碰是避免不了的,用我们的话说,‘一定要皮实’。”此次,身为中国戏曲学院教授的年金鹏还带来了7位学生,剧中很多繁难的动作,都将由这些武戏新生力量来完成。据他介绍,“武戏的新陈代谢很快,比如北京京剧院2010年左右毕业的学生,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技巧对他们来说已经很难完成或者说很吃力容易受伤。而这7个孩子已经具备了演出大戏的技术技巧,又正值最当打的年纪,剧中像‘水斗’中隔着站着的人翻腾的动作,都将由学生们来完成,这些也恰恰是让观众最提神的地方。”

展侠义、重觉醒

只为习武强国振我国家

在导演张峰看来,大刀王五除了是历史上不能被忽略的大侠大义之人,“他在行镖中的行侠仗义、言出必行,传递的正是何为刀、何为侠、何为义的侠义精神,更有其腐朽中求变革的觉醒思维。因此我们在创排时撷取了两条线,营救谭嗣同和与谭嗣同之间你教我学文、我教你习武的这种惺惺相惜。”

多年来,关于大刀王五,流传的故事不少,影视剧中也多有展现,新编武戏《大刀王五》并没有梳理其一生,而是着重展现了其为救谭嗣同而劫法场的前后。张峰称,“截取的这个人生侧面展现了万民于水火、他也在其中的困惑。他一个习武之人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去体会,谭嗣同对他的影响非常大。王五本是一个镖师,却可称大侠,可见他在那个年代接触了方方面面,比如时局,比如达官贵人,但更有平民百姓,因此最能看到中国的现状。今天,我们将大刀王五的故事搬上舞台,就是要传递习武强国可以振我国家的理念。国强是所有人的诉求,国强老百姓才有安全感,也只有国强才能民强。”

张峰武花脸出身,但近些年投身影视剧担任导演,拍了《丑女无敌》《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以及《一剪芳华》等作品。此次回归舞台,张峰对于京剧依然敬畏。“近年来武戏少,人才更是稀缺,虽然创排《大刀王五》的过程很艰辛,但我们的另一层用意,就是展现北京京剧院武戏演员的精气神,传递武戏新的发展方向。因此我们在打斗场面用了很多新的创意点,同时借鉴了《伐子都》《雁荡山》等剧中的精华。为了展现主演詹磊是文武兼备的特质,我们还借鉴了川剧的帮腔,既让他在激烈的打斗场面中得到休息,又展示他的演唱功力。”

据悉,北京元素和地域特色也将是全剧的看点之一。张峰说,“除了展现北京地标式的建筑,老北京的烟火气,比如卖西瓜、糖葫芦,剃头的吆喝声等等都会融入剧中。”

穿大褂、粘胡子

只为让人物更可信

剧中饰演大刀王五的武生演员詹磊,在上中专时最喜欢的武林人物就是霍元甲、黄飞鸿和大刀王五。“我从小就有英雄情结,中专时曾经在图书馆把能借到的霍元甲的书都读过一遍,他们和我的行当很接近,那时就想演这样的人物。但是很多年我们演的都是传统戏,没有近代的武侠人物,这次也算是圆了儿时的一个梦。”

确定出演王五后,詹磊第一时间来到源顺镖局旧址,虽然这里多年已是一个大杂院,仅留有一块牌子,但詹磊还是想去故地找寻人物的灵感。“我就是想求证下王五这个人物与书中是否吻合,有时真实的人物世界常常和书本资料中并不完全统一。我就是想知道一个鲜活的王五原型究竟是什么样的。毕竟他1900年就已经故去了,要想找到后人或同时代的人已经几乎没有可能。但没想到的是,我竟然就有缘分碰到了这样一位奶奶,她从10岁就在这里居住,一直到现在。有幸和王五的三姨太一起在这里生活了很多年。如今院子里住的人都走了,只剩下她一个。我向她询问了当时王五家里的环境。她告诉我,那会大家一直管王五叫老总。很多细节都是真实的故事,让我很感动。”

如今王五的刀法早已失传,当年他使用的刀多大、多重什么形状也不得而知。这虽然成了遗憾,但也给了舞台想象的空间。“京剧舞台上用的刀都是比较程式化的,轧刀、举刀都是舞台化的。我也看了很多武术的视频,包括电影《黄飞鸿》《霍元甲》等等,希望在开打上能更真实。这个戏发生在晚清,比较贴近生活,不像以往的打斗场面是虚实结合,这个戏的武打场面偏写实,要让观众觉得可信。另外装束也比较生活化,说话京白居多。如果完全上韵,就会和服饰装扮有一些脱节,所以我借鉴《铁公鸡》里的念白,目的就是要让观众听得懂。”剧中除了繁重的武戏,还有大段的唱念贯穿情节,排练开始后,剧本一直在调整,信息量也在不断增加,对詹磊来说无疑是非常大的挑战。“我的行当不同于老生,武生还是以性格武功为主,唱念在武打之后,但这个戏则是武戏与唱念比重各半。”

眼下,该剧几乎是一天三班进行排练,而詹磊则是白天排练,晚上还要背词记唱腔,常常到深夜12点。“我在剧院出现的时候,都要和同事对戏,自己需要下功夫的部分只能安排在回家后。由于剧中的王五已经是中年往后的年纪,我需要穿大褂、粘胡子,为了戴辫子还要刮头。之前我从没穿过大褂,没戴过络腮胡子,所以就买了影视用的胡子,穿上大褂,夜里12点背完词对着镜子找人物的感觉,把我妈吓了一跳,感觉像是穿越了。我就用这样的方式,慢慢在找那个时代的气息和节奏以及人物的魂,一点一滴汇聚到一起,让人物更可信。”

文/本报记者 郭佳

统筹/刘江华

摄影/本报记者 王晓溪

责任编辑:向勤如(EN006)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