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首页>娱乐>正文

贾樟柯:透过驳杂的表象,找寻内在真实逻辑

2021-11-2312:00:00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人的多面的存在,社会多面的存在,正是这种多面的存在,构成整个社会的复杂性,整个人类文明的复杂性。

——梁鸿

文学艺术是表现内在精神的一种媒介,艺术家们常常将更多视角投入到对自我价值、生命意义和永恒真理的挖掘之上。他们不断打破思维边界,挖掘内在精神深度,并借由艺术语言和表达形式将其观察世界的独特视角呈现给大众。穿透生活表象的驳杂、打破语言、时空的界碑,当代艺术正在给予人们解放的力量,让大众在一个碎片化的社会里保持感性活力和精神自主。

在贾樟柯最新上映的纪录片《背后是中国·遇见1%》「透过篇」中,作家梁鸿、艺术家付小桐、舞蹈家牛俊杰便以对现实的敏锐观察,向我们展示了他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和解读,探寻根源性的创生和开端,在艺术的秩序里找到心灵的平衡。

「透过」

驳杂的表象世界

打开通往“真实”的视角与途径

作家梁鸿

抛弃先验观念,找寻内在逻辑

梁鸿,中国当代作家、学者。其以记录乡村变迁的非虚构作品“梁庄三部曲”《中国在梁庄》《出梁庄记》《梁庄十年》走进大众视野的焦点,并透过对乡村种种困境的描写掀起了大众对城市化进程中农村命题的关注与热议。生自乡村,定居城市,却在出走之后不断回溯,这不仅源于梁鸿对故乡难以割舍的情结,更多的还有其对社会问题的思辨意识。

“是从什么时候起,乡村成了民族的累赘?什么时候起,乡村成为底层、边缘、病症的代名词?又是从什么时候起,一想起那日渐荒凉、寂寞的乡村,想起那在城市黑暗边缘忙碌,在火车站奋力挤拼的无数的农民工,就有悲怆欲哭的感觉?” 时间在飞速流转,只有故乡的河流静静流淌,仿佛从不曾改变。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梁鸿认为其中包含着历史的矛盾和错误,她以独立思辨的意识回溯,试图重新审视纠正乡村在中国历史变迁和文化变迁中的位置。

在《背后是中国·遇见1%》中,梁鸿亦反复提到“真实”这个词,她认为在这个全媒体时代,信息飞速席卷着我们的生活,人们应该给予自己深刻反思的时间,审视自我内在和社会秩序。不论是对信息的判断,或是文学文体边界、“规范化”桎梏乃至面对主流意识形态,都应该抛弃某种先验观念,以相对冷静、客观的立场来思考时代的同化和潮流,找寻事物内在的逻辑。

“文学不是要确定某一个真理,而是试图挖掘通往真理的多个路径,最终消解那一‘真理’或者使它显得可疑。”在生活和写作中,梁鸿都更宁愿自己是一个怀疑者、呈现者、创作者,保持深层次的思考,而非流于形式的概念化。

梁鸿以动态的视角完成对社会的观察,试图在自己的努力下引发人们对乡村重生的关注。同时亦给予我们思辨视角。在无数象面组成的世界里,或许有更多通往真实的途径。

艺术家付小桐

小孔成象,诉说生命的意义和隐喻

针在宣纸上千万次地穿刺才形成凹凸的表面,山川万物纳入纸面诉说有关生命的隐喻。

付小桐,当代艺术家。用钢针在宣纸上扎孔是她一贯的艺术表达方式,通过上、下、左、右、垂直五种针法在宣纸上扎出孔洞,山川浪涛、女性的乳房、细胞组织、高楼大厦、植物纤维跃然纸上。针孔的疏密及方向不同,被一束束光照的穿透的时候,折射出奇妙瑰丽的图像。

选择“小孔成象”这一表现形式,源于付小桐对自己生命意义的思索。在《背后是中国·遇见1%》中,她提到“古希腊圣城德尔斐神庙里有一块石头,上面刻着五个字‘认识你自己’,其实我作品的重要方向便是认识我自己。” 果断落针,加入思考,一个个小孔便成了通道,通向艺术与哲学的彼岸。“生命意识”和“女性困境”是付小桐对个人内在深度意识和空间探索的主要方向。

在付小桐看来“孔洞”隐喻着女性的子宫生命的来源,也是其一直对“女性困境”思索的表达方式。“性别差异性的问题带动我思考其背后的历史成因,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男女的角色和社会地位有一个演变历程。比如宗教中,母系社会时人们有对大地母神的崇拜,但到了后来女神演变为了一些邪灵,像美杜莎九头蛇这样的形象,背后有其历史成因” 作为女性的成长经历带动付小桐思索女性的价值和意义。

在付小桐的作品里还常常出现“蛇”的生命元素,她在节目中表示:“我为什么要一直去思考蛇这个概念?因为在远古社会,几乎整个地球上的人类文明都有蛇的意象,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文化特征。蛇为什么会在人类社会文化里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我认为其实就是一种原始的力量象征和角逐。”

“小孔成象”是付小桐对于生命和自我探索的一种方式,而对生命的思索正在令她以多种的实验性表达方式探寻个体内在深度意识和思维空间。

舞蹈家牛俊杰

形意共舞,美学演绎背后的匠心精神

提到音乐剧,除了百老汇和伦敦西区两大音乐剧胜地,人们最耳熟能详的还包括“日本音乐剧界的金字招牌”——日本四季剧团,牛俊杰便曾就职于此剧团。牛俊杰,青年舞者,音乐剧编导,在音乐剧《猫》《梦中醒来的梦》《李香兰》《西区故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在成为一名音乐剧编导之前,他曾有过丰富的舞蹈演出经验。日本四季剧团对舞者综合性和严谨性的要求甚高,在专业化和职业化的基础上,培养演员用心表演、创作、编排的工作理念,也是在这一时期,培养出了牛俊杰对待工作的严谨态度。

在节目中牛俊杰表达了其对艺术创作的态度:“我是那种,如果做一件事就一定要把它做好,做到极致的人。”以不懈的坚持和自我更新学习的精神让舞蹈呈现出一种近乎完美的呈现,是牛俊杰作为舞蹈家的自觉和初心。

如今,牛俊杰将更多精力投入到音乐剧编导的工作中。“从编舞转到编剧舞台剧导演,其实对于一个跳舞出身的人,跨度挺大的,因为我们在文学上不是十分成熟,而是凭着自己的兴趣打开一个窗口挖掘其中有趣的东西。”牛俊杰在节目中谈到。出于对表演精益求精的负责态度,牛俊杰专门拜访同行友人,就演出形式的困扰进行思想沟通与碰撞。

在牛俊杰看来,舞台呈现应该抛弃掉过去一些虚荣或冲动的情绪,变得更加稳定、纯粹和朴素。倘若为了炫技不顾内容的情感表达,那便是简单的花里胡哨的动作拼凑。“技术的东西要全部藏在真正的情感里或者对生活的态度里。”在对情感的理解上呈现舞蹈美感是音乐剧编导应该去掌握的方向。

青年舞剧编导在讨论中思索舞蹈语言——舞蹈的段落具象还是抽象,抒情还是表意。然而外在形态仅是对精神和美感的理解,牛俊杰正在不断理解中寻找着最为恰当的表达。

法国作家安德烈·马尔罗曾说:在世界上,一切都是短暂的,只有艺术不受时空的局限,化作永恒。”在贾樟柯《背后是中国·遇见1%》「透过篇」中,梁鸿、付小桐、牛俊杰3位艺术家正以自我的艺术思考在语言、文化之外,透过驳杂,通往对真实的永恒追求。「透过」艺术家的视角完成对社会的观察,在艺术秩序里我们也将找到心灵的内在平衡。

责任编辑:任芯仪(EN063)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