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首页>娱乐>正文

难以想象,和孩子在一起的翟李朔天,胡子都快被吓掉了

2021-03-3007:37:00来源:网络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天生属于舞台的人是什么样的?也许音乐剧演员翟李朔天,就是答案。面对公众的他,总是留着标志性的络腮胡子和“一丝不苟”的发型,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一开口,干净清透的声音便能抓住你的耳朵,身体一舞动,便让人彷佛置身于百老汇。

音乐剧演员翟李朔天

2018年,随着《声入人心》节目的热播,越来越多的人认识了这个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他,并成为他粉丝团“天王星”的一员。

这些年,他在‍各大音乐剧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体会着不同的人生,忙碌而充实。4月30日,由他倾情加盟的音乐剧《猫咪山》将在上海首演,区别于以往参演的音乐剧,这部剧的主要演员,是通鹏文化教育集团蜜啦奇剧团的小演员。在这部剧中,翟李朔天将和孩子们一起扮演猫咪,讲述一个感人至深的故事。

翟李朔天在《猫咪山》剧组的排练照

剧中,翟李朔天扮演的山猫爸爸和女儿发生了不少亲子冲突。这是翟李朔天第一次饰演父亲,他坦言,现实生活中的他,不太知道该如何和小朋友相处,参与这部戏,给了他全新的体验,也带给他许多思考。

以下是翟李朔天的采访实录。

介绍一下您在《猫咪山》中扮演的角色。

翟李朔天:我在这个戏里面演的角色的名字叫呜哈,他是一只山猫,是戏中为数不多的成人角色之一。呜哈的性格比较冷酷和暴躁,虽然和孩子总有争吵,但却愿意为孩子做出牺牲。

我觉得这种亲子相处模式在现实生活中还是比较常见的,父母和孩子在沟通过程中会有这样那样的矛盾,尤其是孩子进入青春期以后,有了自己的想法,如果父母再强加于他们自己的想法给这些孩子的话,孩子就会有一些反叛心理。

排这个戏的时候我也会想起来一些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比如父母说什么,我根本就不听,只在乎自己的感受是什么。小时候觉得我已经很成熟了,其实很多事情还是不懂的,但是就是不要听爸爸妈妈的话。这种矛盾的感觉,我想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过吧。

对您来说,这部戏的难点在哪里?

翟李朔天:这个戏对我来说,有难度的地方,一个就是有一些大幅度的动作戏,里面有情节是讲灾难的,舞蹈动作要和布景配合好。

一个就是思考怎么把猫的形象演好,如果我们刻意地做出猫的状态,再去说人类的台词的话,会觉得有点奇怪。音乐剧《猫》的实力已经在那里了,如果我们再做一个类似的,那肯定是没有办法比的,而且如果那样处理,观众也会不自觉的想象到那个音乐剧。

《猫咪山》呜哈定妆照

我们索性就把它完全了拟人化,形象上是猫的形象,但没有那么多的猫化的动作,还是以正常人类的和行为方式来表现对话。剧中小演员们饰演的小猫咪动作会比较可爱,但我们成人猫就会更加偏成熟一点,更加人类化。

《猫咪山》呜哈定妆照

还有一个就是我在戏中的造型,我觉得还挺满意的,可以把我的胡子留着(笑),但是上面要画很多油彩,脸上刷颜色像家里装修抹腻子似的,要不停地刷,一化妆就像是在脸上施工一样。

整个猫的假发套、服装还是很讲究很逼真的。造型做完后,全脸和身上都是油彩,基本上观众认不出是我了。我们还要穿紧身衣,对身材太考验了,胖一点都能看出来,所以我一直在坚持健身,保持身材。

《猫咪山》呜哈定妆照

不过刚才提到的这些难点对我来说还都是专业领域里自己可以处理的事情,这部戏对我来说,难度最大的地方,其实是我不太会跟小朋友相处,如果是在一个小朋友很多的环境之下,我会不自觉地有些紧张感,很不自在。

和小朋友相处久了,会激起你做父亲的冲动吗?

翟李朔天:没有啊,一点都没有(笑)。我内心还是特别抗拒当父亲的,难以想象自己当了父亲会怎样,光这样想想就觉得压力太大了。不过我好羡慕孩子们的精力那么旺盛,年轻有活力。

和剧中的女儿相处得怎么样?两个人是怎么酝酿父女情的?

翟李朔天:我在剧中的女儿名叫阿西娅,她和呜哈不太像传统印象中的父女相处模式,年龄差距没有那么大,我不是个老父亲,她不是个小小孩。我们其实更象是朋友,经常斗嘴,这个父亲平常有点孩子气,戏中的这个女儿又比较偏成熟,很有主见。

排练中的翟李朔天

拿到这个剧本以后,我没有特意规定自己要演一个多大年龄的父亲,感觉这样进入角色还会相对容易一点。我认为扮演山猫爸爸的时候不要刻意的扮老才更符合剧情。我和扮演“阿西娅”的小演员周天心已经排练过几次了,从一开始的陌生,到现在她偶尔会叫我“大叔”这种亲切的称呼,让我体验了一下现实生活中女儿戏谑老爸的感觉。

排练中的翟李朔天

和孩子们和合作需要更多的专注力,要更有耐心一点。我觉得我们要对观众负责,不论面对剧组内多大年龄的演员,我们还是要把对方当同事面对,大家互相督促,有什么好的点子一起努力,尊重剧组、尊重观众。

这个戏建组于疫情这个特殊的时期,您接到这个剧本的时候,您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吗?

翟李朔天:《猫咪山》这个戏筹备一年多了,虽然经历了疫情,但我们也都一直默默地准备着。这部戏诞生于疫情期间,想通过猫咪山里猫儿们发生的故事更加具象化地讨论“爱”、“和平”这种宏大的主题,包括一些教育的问题,一些对友情的思考,这些猫的关系、猫的故事可以投射到我们自己身上。所以说这剧戏的主题虽然是比较大的,但我们讨论的点还是非常具体的。

排练中的翟李朔天

您觉得现在中国的这个音乐剧市场就发展的怎么样?

翟李朔天:我觉得中国音乐剧市场现在是一个上升的趋势,而且在疫情的沉淀之下,有很多新的东西出来了。我希望有更多质量更好的戏产出,不仅对于观众来讲,对于我们演员来讲,也能有更多的选择。演员有戏可演,观众有戏可看,才是最幸福的状态。

舞台上的翟李朔天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去剧场看戏,观众审美越来越高,选择越来越丰富,也就意味着我们这些演员也要更加的努力。观众的标准在不断地提高,要求着我们的业务能力必须要好,要在台上是实打实的表演,而不是光靠自己的粉丝带动能力。

翟李朔天的粉丝为他创作的卡通形象

有人说中国比较缺乏音乐剧演员,您怎么看?

翟李朔天:中国音乐剧演员其实不少,只不过全能的相对少。《猫咪山》这部戏,是从喜欢音乐剧的孩子中挑选了一批演员,再和几个成年演员一起创作,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推广中国音乐剧很好的模式。

最后想对怀揣音乐剧梦想的孩子们说些什么?

翟李朔天:音乐剧是综合艺术,我热爱它,它对我帮助特别大,它于我来说,就是自己的一个敲门砖。我不能把这块砖丢了,这是我应该要坚持的东西。

舞台上的翟李朔天

我希望热爱音乐剧的孩子,首先还是要保证学业不受影响,在有万全的准备下,才可以为了梦想坚持。可能我已经过了靠梦想、靠热情就能生活下去的年龄,我现在考虑得还是比较实际,希望孩子们在坚持梦想的时候,也能衡量到自身的实际情况。

音乐剧演员翟李朔天

我愿意参与到《猫咪山》这个剧中,一部分原因也是希望能帮助孩子们认识音乐剧,让他们真切的感受到音乐剧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形式。

我希望自己像剧场里的领座员一样,把孩子们带到音乐剧的世界里。如果他们以后真的能够从事这个行业的话也蛮好的。我们这些成年演员负责把孩子们领进“门”里,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

舞台上的翟李朔天

责任编辑:任芯仪(EN063)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