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首页>娱乐>正文

菠萝BOLO:音乐创作零门槛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2019-05-2413:42:47来源:网络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刻苦学习、努力专研、音乐天赋、创作灵感是音乐创作的必备法宝,也可以说是基础零件,但“小白要如何晋升创作大神?”目前这可能是没有一个平台能解决的问题! 网络上虽然有各种各样“跟我学,让你一秒变歌神!”“500种方式让创作更简单”之类的打鸡血、撒鸡汤的教学视频,但前提都是需要学习一定的基本功及某种技能的。而基本功是需要努力学习精进技艺的,一个普通的音乐爱好者或者音乐小白大多数业余时间都有限,这就导致音乐创作的高门槛让音乐唱作成了专业人群的玩具。 作为一款主打泛音乐视频社交平台的APP,菠萝BOLO认为只有惠及到每一个普通用户,让他们也可以自由又简单地进行音乐创作,音乐才能真正发挥自己的魅力。

菠萝BOLO深耕泛娱乐领域,新玩法将实现音乐零门槛

音乐应该是综合与多元的,因为音乐不是单靠歌词表达意义,而是凭借词曲和歌者的演绎向听众传达情感,也让很多想要用歌曲表达情感的普通人向往!但创作高门槛往往将其拒之门外,市面上的音乐类软件也仅局限于听和唱,无法满足大多数音乐小白的创作欲。 菠萝BOLO在泛娱乐领域精耕细作,不断探索如何让音乐拥有更多可能,以多元化的场景激活了音乐除听之外的更多价值和可能,使“泛音乐视频社交平台”的标签在用户群中进一步强化,获得了大量音乐爱好者和不同领域群体的广泛关注。 在音乐创作对音乐小白大门紧闭的情境下,菠萝BOLO 希望让“人人皆可创作”的梦想照进每个热爱音乐人的现实!

华语音乐犹在,音乐梦想从未消失

近年来一直有“华语音乐已死”的论调,据CSM媒介研究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全国平均每人每天收看电视132分钟,电视综艺占据人们大部分娱乐时间。我们不难发现音乐综艺节目虽然历经起起伏伏,但由于大量市场的支撑,其实从未真的一蹶不振。因为音乐市场虽然变化无常,但那批有着音乐梦想的人却依然前赴后继,受众依然不减。 说起来,我国最早的音乐选秀节目是1984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的《青歌赛》,堪称是开创我国音乐选秀的先河之作。那时候音乐选秀刚刚起步,大家以“歌”会友,保持着享受音乐的纯粹性,评比的机制也以专业和权威为准绳。 然而,自2005年湖南台《超级女声》一夜间红遍全国,这种不设门槛、不分唱法、给予观众强烈参与感的电视节目立刻引起人们和资本的关注。一时间《我型我SHOW》《加油!好男儿》……国内同类型的电视节目迎来爆发期。但“物以稀为贵”,当俊男靓女再没有其他能站得住脚的标签可以让人记住的时候,音乐综艺就滥了,观众也就疲了。繁荣之后,是音乐节目数年不温不火的苦苦挣扎期。

原创才是音乐散发魅力的源泉

就在音乐综艺即将被放弃的时候,《中国好声音》以只凭“声音”论英雄的盲听评比机制在2012年脱颖而出,内地音乐综艺再次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各电视台纷纷购买国外节目版权,打出盲听、盲选的旗号扎堆打造节目。10年前的泛滥现象开始昨日重现,幸好,2013年广电的一纸“限歌令”,让音乐综艺的热度降温,但同时也以另一种方式延长了它的寿命。 因为节目形式及时可以购买国外版权,节目选手的演绎作品如果也只是购买歌曲版权进行改编,那就逃脱不了在不温不火的边缘苦苦挣扎的命运。 于是,为迎合用户偏好,标榜创作能力的音乐综艺开始走进我们的视线。从王源凭其原创作品《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强势霸屏,到唐汉霄以苏大强为主角改编的《都挺好》同名插曲唱哭陈粒、萧敬腾,他们所代表的原创音乐和原创音乐综艺《我是唱作人》和《这,就是原创!》也获得用户好评!这也让2019年被大家称为“原创音乐大年”! 纵观音乐综艺史,音乐节目有很多呈现方式和环节设置,但能打动人心具有生命力的音乐创作和演绎过程,才是音乐散发魅力的源泉。设想一下,如果有一天真正实现让音乐小白也能毫无压力轻轻松松地参与完成音乐创作,那时候将给华语乐坛、音乐综艺带来怎样繁荣的景象?

菠萝BOLO实现音乐小白与创作的越级邂逅

关的软件和APP一度只能单纯的让用户被动听歌,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用户需求多样化的增加,市面上逐渐出现了可以在线唱歌的“唱吧”、“全民k歌”等软件,近几年又在此基础上出现了“抖音”等以画面为主、音乐为辅的音乐短视频平台。与此同时,整个环境正在悄然发生改变,用户对于创作自己专属音乐的需求越来越旺盛,由此催生出一些以更新的以创作音乐为主的APP。 然而这部分软件主要面向的仍然是有一定音乐基础的专业人群,对于音乐爱好者、音乐小白来说,独立创作音乐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从去年定位于音乐社交的菠萝BOLO就预告过将要研发一款零门槛音乐创作的产品,这个问题就一直环绕在音乐人和小白们的心头。因为对音乐无比热爱,所以音乐水平天差地别的他们都对这款仿佛天方夜谭的产品充满无限期待! 菠萝BOLO认为,只有真正打破音乐创作的门槛,把它从专业的限制中解放出来,音乐才是真正属于普罗众生的。大半年过去,那个满载着人们憧憬与期待的音乐创作神器终于要来了,未来将给华语乐坛、音乐市场带来怎样的变化,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刘文思(EN070)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