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首页>娱乐>正文

话剧《普拉东诺夫》争议中挺进 契诃夫预言现代病

2018-08-0816:31:52来源:北青网娱乐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颜永祺版《普拉东诺夫》剧照1

颜永祺执导的话剧《普拉东诺夫》,由于改编自契诃夫同名处女剧作,自筹备开始便受到各方的关注。上周,该剧在北京鼓楼西剧场完成首轮4场演出,迎来观众两极化的口碑评论,有观众表示契诃夫100年前预言了现代病,要再刷几遍,但也有人认为舞台呈现有些割裂,削弱了剧作的文学性。对此,颜永祺表示,一千个读者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观众的争议体现作品的价值。本周,《普拉东诺夫》将迎来首轮最后6场演出。

普拉东诺夫有现代人的影子

话剧《普拉东诺夫》中的男主人公普拉东诺夫,是一个有志向与抱负却怀才不遇的青年。他在俄国一个乡村中,整日过着恹恹的生活。他向往着自己走出生活的困境,同时又游离于四个女性之中,总向种种诱惑就范。一男四女的感情纠缠背后,展现出的是人性的弱点,以及一个痛苦与希望并存的时代。

剧中的普拉东诺夫,也是现代不确定性的代表者。他洞悉自己和社会的命运,但却没有行动力,只是个脆弱的伪理想主义者。普拉东诺夫深陷于犹豫、矛盾、欲望中无能自拔,本质上与身处物欲横流汪洋里的现代人如出一辙。

普拉东诺夫性格虽然有诸多缺陷,却有观众认为作为我们100年前的代言人,某种程度上他也是伟大的。“普拉东诺夫躺在地上十字架的光影中,周围人在祷告谴责他,他把每个人拉进泥潭,也成功搅动了生活这摊死寂烂泥,就凭这点,普拉东诺夫与替人赎罪的耶稣同样伟大。”

但另一方面,也有人觉得他就是一个游离于四个女人之间的唐璜式的“渣男”。他辗转在四个女人之间,看似怀着真心爱每一个女人,最终伤害了所有人。他自大狂妄却怀才不遇,自以为是拜伦第二,俄狄浦斯王,原本他可以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本性中的优柔寡断让他走向灭亡。

无论观众持何种评价,《普拉东诺夫》中有着强烈的感情与生活的冲突却是不争的事实。而造成男主角命运悲剧的是社会环境还是自身个性,以及他到底是多情还是真诚,则成为该剧抛给观众的问题。

导演无惧争议,认为不同解读实属正常

颜永祺版《普拉东诺夫》,力图在导演构思,以及舞美、灯光、服装、音效等方面,都努力营造出俄式气质,完美呈现契诃夫的处女剧作。

“舞台上的稻草是戏中最重要的象征,稻草墩子形成万能支点,稻草人群像代表迷失的每个人。爱情的纽带连接戏中每个人,然而爱情这棵救命稻草并未将他们救出生活这无奈的泥潭。声音设计巧妙利用声音,将角色们的内心独白与剧情融合,烘托氛围将观众迅速拉入19世纪的庄园中。灯光设计对于最后一幕的诠释,白色的光区慢慢缩小直至消失,意味着夏天结束了,故事结束了,世上再无普拉东诺夫。”颜永祺说。

这份用心,许多观众表示顺利接收,纷纷点赞:“这次演出的契诃夫作品《普拉东诺夫》没有被现实主义所禁锢,主创们在表现形式和戏剧构作方面进行了一些新的尝试。诸如,“全男班”,四人饰多角;稻草、向日葵的隐喻;尤其是‘最后的晚餐’及声音设计和音效元素,最为不错。”

不过,也有观众表示,导演的舞台手法有些碎片化,破坏了原剧本的文学性,没能体现普拉东诺夫的复杂,只剩干巴巴“渣男”标签。

对此,颜永祺表示,每一部作品都是观众精神世界的载体,观众对作品存在不同的解读是很正常的。他同时希望,热爱契诃夫热爱生活的人,都可以走进鼓楼西剧场,亲眼看看剧中那个“痛苦与希望并存的时代”。

责任编辑:刘文思(EN070)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